老虎外汇在线开户网

美国重就业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蹊跷,万致外汇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 宋云明

  疫情爆发以来,美国就业数据急剧恶化,这一数据一直是美联储和美国经济始终关注的重点。5月美国劳工部报告显示,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相对4月增加250.9万人,失业率水平从前值下降1.4个百分点至13.3%,该数据超乎预料,由此美国劳工部随即宣称统计存在误差。发言人表示“由于分层抽样错误和数据收集的错误,如果受访工人被记录为在职分类,但在受访的那一周都没有工作,这一部分人被算为短期解雇类失业的话,失业率将会比现在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要高3.1个百分点。”4月劳工部也曾认为实际失业率应该在20%左右,远高于官方公布的14.7%。劳工部的职能与立场耐人寻味。而美国就业和失业一直是美联储政策和美国经济关注重点数据,此次疫情的再次集中关切或存在相同逻辑与不同背景的非常因素与环境。

  美国大选竞争性是失业率重要关注的相同逻辑

  2020年美国大选不同寻常的态势是就业和经济重点。虽然美国党派竞争之间的对外利益一致是不变的,内部两党互相独立的立场日趋明显,这集中在目前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与共和党阵营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竞争日益激烈有目共睹,当前民调朝着民主党的有利方向倾向凸显,特朗普团队力争求得竞争优势。这并不是一个特殊的现象,在美国历史上,除罗斯福总统之外,几乎没有一位总统能够在失业率超过8%的情形下连任。目前特朗普连任面临的挑战已经表明,现任政府就业与失业数据之间以政治利益为中心的竞争态势和复杂局面。

  回顾2012年大选时期,民主党人希达尔·索利斯就任劳工部长时被强烈的质疑为奥巴马连任而数据造假。当前诺贝尔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公开怀疑美国劳工部很有可能是共和党现在争取到的一张牌。追溯到2019年9月26日,美国国会参议院投票通过总统特朗普对共和党人尤金·斯卡利亚出任劳工部长的提名。投票结果为53票赞成、44票反对,没有任何民主党人为斯卡利亚投赞成票。加上劳工部统计局局长威廉·比奇同样是2019年特朗普任命的官员。因此,这种质疑存在较大可能,毕竟劳工部的官方数据已经尽可能的给特朗普留出发挥空间,这有利于共和党转圜操作。

  美国就业市场恶化与回暖之间的两面性背景

  目前对美国失业与就业的关注具有两面论述,一方面是失业率呈下行态势清晰,截至目前为止包括失业率指标下行明朗,最终13.3%的指标比前值14.7%要低、比预期19%指标更低,失业状态舒缓是事实。另一方面是就业数据呈缓解状态,截至目前美国初领失业金人数呈现连续10周下降态势,从800-600万人数已经降至100多万,缓解速度之快超出预料。然而,美国政府与市场舆论依然侧重就业严重局面评论,刻意渲染失业严重局面依旧。尤其是最近的6月5日之后的3个工作日,华尔街并未理会所谓的失业率失真舆论,美股反而继续上涨,纳斯达克指数甚至再创历史新高。因为无论官方失业率和真实失业率是否存在误差,美国劳动力市场回暖是不可否认的。首先,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即便就业数据失真,按照统一算法比较,真实失业率环比下降3.6个百分点,官方失业率环比下降1.4个百分点。若以此观察,美国真实就业恢复却要远超过当前官方统计口径的人数。其次,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作为市场可参照的关键数据,5月平均初请失业金人数相对4月大致减少近50%左右,5月最后一周续请失业金人数也少于4月底当周人数。

  根据报告分项数据,美国5月季调后制造业就业人口仅增加22.5万人,这意味着返工人群主要集中于非制造业领域。这与在疫情冲击下,绝大多数失业都集中在如休闲、旅行、酒店和零售等工资较低的行业相吻合,而该部分行业也是重启经济计划中率先开放的主体。美国5月零售销售环比增长17.7%,这也侧面印证了美国就业回暖的事实。然而,美国6月各周初请失业金人数仍然超过寻常时期7倍,续请失业金人数也在2万致外汇000万人水平。而美国诸多中小企业申请破产的数量仍在增加,这表明本轮经济衰退对不良企业的肃清仍未结束,并将对就业的持续恢复构成明显压力。另外,美国5月非农就业人口中的私人企业就业恢复309.4万人,超过非农就业人口58.5万人,这说明归属美国联邦政府的公司就业人口仍在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