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外汇在线开户网

美股强势VS美元弱势 逻辑何在?,掉期外汇交易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 姜伟男

  今年伴随美国牛市与熊市阶段差异鲜明之间,目前有关美股涨跌前景的预期争论分歧较大。作为新经济特殊国家和新经济个性优势明朗的美元资金和资产动态呈现出与众不同的形态与走向,其中美股收复3月熊市暴跌显著,尤其纳斯达克股指6月初一度突破10000点水平令人瞩目,面对疫情紧张和恐慌局面的创新高令人不解。

  随即更叠加美元下行逼近年内低点95点边缘,两者负相关性显著的搭配与策划令市场琢磨不透。纵观美元特性和规律周期,我们可以发现一方面在于美元、美股分别象征着市场信心与经济态势,美国经济优势和个性战略周期超乎寻常是重点,美股反弹高涨的经济基础无可否认,也令人难以置信。尤其众所周知的苹果公司股价已经跃上300美元,大大超出预期的260美元,这凸显美国科技水平和企业优质周期的特性与个性。

  另一方面则是股市作为经济晴雨表的持续高涨吸引市场资金涌入,叠加美联储宽松推动美股高涨势极大加大繁荣泡沫和风险泡沫,舆论煽情美股、美元双崩盘的恐慌预期渲染而起。然而,美股调整与美元迂回实则相配而行,这不仅对美国经济稳健具有支持意义,并且再次显示美国经济应对风险的战略摆布和格局控制性和操纵性,两者波动周期交错推进是美元高端和优势以及美股稳健和持续的未来风险的关联重点与特性。

  美股上涨的动力与节奏转化。美国三大股指自2月中旬开始主动实施技术掉期外汇交易修正与调整,随后3月疫情爆发加深调节。尤其经济不良深化跌幅均达到28%的牛熊界定,仅仅3个月就收复跌势,纳斯达克指数甚至再创新高。当前美国经济表现虽不及年初,通胀下降至0.1%,第一季度经济同比下降5%;反之美股强势则达到年内最高水平,美股与美国经济相悖存在困惑与疑点。

  首先,美联储在疫情萧条期从零利率到无限量化宽松的背景下,资产负债表的债券与其它资产增至近7万亿美元,美国广义货币M2从2月的15万亿上升至5月的18万亿,这直接导致货币市场的高能货币过分充裕。叠加美国重启经济的乐观预期,原本加速美股调整的疫情因素也有所改善,市场开始逐渐淡化风险要素,这就催化大量的资金流入美国股市从而刺激上涨加快。其次,经济萧条对企业与产业较大冲击,美国中小微企业破产数量显著上升。

  然而,美联储定向小微企业扶持计划仍起到重要的保护性作用。相对比来看,美国的大型优质企业受损程度明显较小,如第一季度美股企业财报中,过半企业利润率不及当时预期但仍然保持营收,而目前第二季度的利润率预期普遍较好。最后,美股上涨是由纳斯达克率先启动。其中Facebook、亚马逊、苹果、微软和Alphabet等主体企业为主要驱动力,美国侧重高新科技产业与优质企业的经济结掉期外汇交易构调整发力点显而易见。美股深化调整本质具有企业、产业整合的目的。

  美元与美股关联娴熟技术摆布有效。2020年美元与美股的关联关系与2019年表现的截然不同。2019年美国经济偏稳定时期,由经济支撑股市,再由股市支撑美元的递进关系比较清晰,加之美联储利率较高,美元整体呈现偏强走势。而2020年3月前后,美元跟随美股快速下行之后,美元随即开启快速走强,与美股完全表现为负相关。这是由于美股暴跌造成市场流动性短暂紧缺,经济不良的负面预期发散造成市场心理恐慌,也因此居民更愿意持有美元现金与避险资产,美元指数则快速攀升,这在2008年金融风暴时期也出现类似现象。

  现阶段,美元下行的根源来自此前美联储大规模量化宽松释放3万亿流动性,而欧元区仅释放约1万亿欧元,这也是美元基本方向。观测历史指标发现,4月美元100点纠结凸显,5月美元下行正是美股高涨时点。由此可见,股市作为经济晴雨表用以衡量当前美国经济现状,而美元作为全球商品、汇率的定价货币亦有稳定市场信心的重要作用,更有美国经济需求和利益诉求的摆布,两者在经济不良时期走势此消彼长,布局相配而行,直到经济企稳复苏。

图1:2020年美元指数与美股走势对比图1:2020年美元指数与美股走势对比

  美元相配美股调整势在必行。纵观历史,美股与美元之间的协同性一直是美国可控的重要手法与策略。股市快速上涨的风险也在随之上升,对比2008年金融风暴时期,后者下跌与修复上涨的速度明显与美国经济关联更为紧密。2020年疫情特殊性引起萧条表象是短期因素,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多次强调美国经济复苏的周期与前景具有不确定性;虽然不能排除美方过度悲观的嫌疑,但美国暂时处于经济萎缩的环境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