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外汇在线开户网

改革全球储备货币呼声再起,卓德外汇

  美国国会辖下的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Financial Crisis Inquiry Commission)成立以来,多次发出传票,要求传召包括巴郡主席巴菲特、高盛主席兼行政总裁布兰克费恩在内的多位美国财金界名人出席聆讯,企图查找出引发2008年金融海啸的主要原因。尽管笔者认同美国认真检讨及希望修改现行法规漏洞的精神,但仍然认为,无论委员会主席托马斯再传召多少位证人、收集几百万份调查报告,也不会找到真相。其实,美国一直奉行的货币政策正是推波助澜的元凶之一,难怪欧洲债务危机后,推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卓德外汇IMF)内的特别提款权(SDR)及改革全球储备货币体系的呼声再起。

  究竟美元如何推波助澜呢?过去多年来拥有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美国一直享受着铸币收益,只需要开启印钞机便可以随时购入以美元计价的商品,可怜各国央行在国际贸易倾向使用美元结算下“被迫”以美元作为储备货币,令美元成为国际主流的交易及储备货币。

  美国在爆出次贷危机后发行大量美钞,导致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价值大减,美国债务无限扩大进一步打击市场信心及稳定。作为全球央行储备货币的美元,美国理论上不应该持续出现贸易逆差以及无穷无尽的债务,出现经济学上的特里芬难题,即美国难以兼顾自身利益以及国际政策的义务。笔者认为,这种矛盾随着全球美元外汇储备不断创新高(超过8万亿美元),以及美国不断出现贸易逆差(4月贸易逆差达到403亿美元,是2008年12月以来的最高)的情况下,只会越发激烈。

  而作为第二储备货币的欧元又面对千疮百孔的问题,各国央行领袖开始要求改变这种局面,甚至抛出超主权货币的概念。笔者认为,改变这种局面的逻辑很简单,要解决这个问题便要成立一个新的全球储备机制,有关的机制可以以IMF的SDR为基础,甚至由IMF成立一个新的国际货币(难度相对甚高)。

  所谓的SDR,其实是IMF设立的一种储备资产以及记账卓德外汇单位(个别评论称之为纸黄金),SDR是IMF分配予成员国的一种使用资金的权利,成员国出现国际收支逆差时可以通过使用这种特别提款权,向其它成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贷款,SDR同时可以取代美元或黄金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一种。目前SDR由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以一个相对合理的比例组成,不过笔者认为,随着新兴市场特别是金砖四国(BRIC)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日益重要,IMF的确需要在SDR中加入包括雷亚尔(巴西货币)在内的更多元货币,以免全球贸易在美元陷入特里芬矛盾下变得失衡。

  不过笔者相信,改革国际储备货币涉及众多既得利益团体,能否在2011年IMF召开的会议上作出改革仍是困难重重。各国要求在IMF内拥有更多的权力不难理解,但笔者认为更为重要的是重新定义IMF的功能,使其不会受主要主权国家的操纵。另外如果SDR改革失败,要对美元形成制约的话,唯一的出路可能在于各国将储备货币多元化,多元储备货币则会在它们之间构成一种有效制约。不过,在美元仍是主流贸易结算货币下,央行要推行多元储备货币谈何容易。

  《中国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