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外汇在线开户网

多因素推动市场形成美元跌势共识_在线外汇交易平台

K图 UDI_0

  尽管今年美国与其他国家利差收窄带来的美元走弱势头已经基本在汇率市场得到释放,但由于美联储在未来数年预计将继续维持当前货币政策,欧元区各国财政政策协调力度增强使欧元前景改善,全球经济复苏预期提升新兴市场和大宗商品出口国货币吸引力,市场已经形成2021年美元仍将继续走弱的共识。

  美元下跌成共识

  虽然美元汇率在今年后三个季度已经出现显著下跌,但在新冠肺炎疫苗陆续开始接种和全球经济有望在2021年强劲复苏的情况下,市场预计资金将在美国持续超低利率环境中涌向风险资产市场,美元继续走低成为市场共识。

  瑞银集团财富管理全球首席投资官马克·黑费尔认为美元仍将继续走低。他在16日表示,这一看空美元的观点主要反映了美元对其他G10国家货币利差的大幅收缩,美国财政预算和经常账户双赤字,以及全球经济复苏面扩大正对美元这一避险天堂货币构成侵蚀。

  美国银行全球研究部近日在2021年展望中表示,总体上G10国家货币兑美元汇率被温和低估,预计美元在2021年将温和走低。由于全球复苏加快和风险追逐加大美元下冲,到明年年底欧元兑美元汇率预期被从1.20上调至1.25。不过,经济复苏总体难以完成可能会抑制G10国家货币汇率出现更大幅度的变化。

  美国银行全球研究部分析师表示,市场在逐渐反映明年实体经济的积极情形。预计明年经济将逐渐复苏,政策很可能仍将起到支持作用。短期风险偏好仍将是G10国家外汇市场的主要驱动因素,在市场开始反映美联储加息预期前将令美元承压。

  宏观经济研究机构MRB合伙公司绝对收益和外汇策略师圣地亚哥·埃斯皮诺萨(Santiago Espinosa)在17日表示,由于美元现在处于超卖之中,应该会在2021年年初出现技术性性反弹,这一预测情形将挑战市场上对美元的严重看空。尽管如此,这种反弹最终将为美元下一轮周期性下跌做准备。

  美国博联资产管理公司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纪沫在日前表示,明年美元依然会坚定走弱,这是因为明年美国经济恢复将步履维艰。特朗普政府所实施的很多政策对拜登政府而言非常难解除。民主党在2021年1月初佐治亚州的参议员第二轮选举中全面获胜的可能很小,美元走弱是个必然。

  从事投资管理的麦凯希尔兹公司(MacKay Shields) 董事总经理朱宁在日前表示,从近50年美国所经历的多个经济周期看,一般经济危机以后美元都会有一波下跌,然后利率曲线出现陡峭化,这次恐怕也是这样,目前也是市场的共识。

  埃斯皮诺萨认为,明年对美元走强潜力最大的货币是欧元、日元、新加坡元、瑞士法郎和一篮子新兴市场货币。如果全球经济在2021年逐渐实现自我持续的复苏,将会倾向于在策略上上调对目前看空的澳元、加元、英镑、挪威克朗和新西兰元看法。

  埃斯皮诺萨说,由于可以对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起到保险作用,看多瑞士法郎和日元兑美元汇率的走势。尽管欧元区依然依赖于全球经济,但欧元区财政协调程度的提高支持其相对经济增长势头并降低长期风险溢价,欧元区结构性因素吸引力逐渐改善,因而继续看多欧元兑美元汇率,预计2021年进一步走强。

  黑费尔认为,欧元和人民币等对经济周期敏感货币将受益于美元走软趋势。中国经济在疫情中表现出的韧性、人民币与美元约为250个基点的利差以及中国经常账户状况的改善将对人民币构成支撑。

  黑费尔说,鉴于欧元区对全球贸易的依赖,欧元是经济复苏扩大的关键受益货币之一。欧洲央行尚未进一步降低利率,看起来愿意接受欧元的进一步走强,并在努力稳定欧元区信贷成本。

  不过,埃斯皮诺萨还表示,虽然近期澳元和加元兑美元汇率走强,但由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国内经济结构性问题,仍然看空澳元和加元对美元的走势。澳元则可能因澳大利亚经济的改善而可能在2021年被上调至中性。英镑因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而面临挑战,即便英国脱欧有积极的结局,要改变对英镑的看空需要全球经济变得更为强劲。

  市场集中做多新兴市场货币

  美国银行全球研究部表示,虽然对新兴市场货币做多头寸的拥挤状态令人担忧,但新兴市场货币估值并不高,这为新兴市场货币继续上涨留出空间。尽管如此,鉴于当前新兴市场货币升值的速度,2021年一季度可能出现头寸和估值的最大化。分国家看,做多头寸最为拥挤的货币是人民币、马来西亚林吉特、墨西哥元和俄罗斯卢布

  埃斯皮诺萨说,2021年新兴市场货币对美元汇率前景偏向于进一步走强,新兴市场是2021年全球贸易和国内需求增长的主要受益方。虽然一些大宗商品出口国将因需求上涨得到提振,但工业大宗商品供应国经济复苏与石油出口国相比有更清晰的路径。2021年新兴市场政策条件很可能会变得更有利于上调利率,新兴市场仍有显著的货币估值洼地,流向新兴市场的热钱已经从债券市场扩大到股市。

  埃斯皮诺萨说,对于新兴市场货币,投资策略正在从单纯套利轻微转向增长驱动的上涨,尤其是在对贸易敏感的经济体。

  黑费尔认为,经济复苏带来的大宗商品价格反弹使这些大宗商品生产国货币出现吸引人的上涨潜力。投资者可以做多俄罗斯卢布、澳元、挪威克朗和加元一篮子货币对美元和日元的汇率。

  纪沫表示,今年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从7.1左右的高点降至目前的6.5左右完全受到了美元的主导。明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达到6.3应该是很正常的,因为其背后的主要推力是美元。同时,也不排除美元继续走软,美元对人民币汇率会突破1993年汇改以来6.0这一关口的可能。“只不过是偶尔,然后它还会继续反弹。”

  美国银行全球研究部表示,亚洲多地今年以来外汇储备显著增加,印度、菲律宾、中国和泰国等亚洲地区中央银行今年对外汇市场进行了显著干预,以令本币升值变得平滑。问题是对外汇市场干预的节奏能否持续,亚洲地区央行是否会面临拜登政府更仔细的审视。

(文章来源:新华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