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外汇在线开户网

天风宏观宋雪涛:美国疫情拐点和衰退深度预测_期货止损技巧

  原标题:美国疫情拐点和衰退深度预测(天风宏观宋雪涛)

  来期货止损技巧源:雪涛宏观笔记

  文:天风宏观宋雪涛/联系人向静姝

  欧美疫情出现拐点征兆,但各国为抑制疫情所付出的经济代价还将持续。不同于金融危机,公共卫生危机主要打击劳动力要素的流动,进而造成一系列经济金融政治问题。

  第一,失业问题首当其冲,尤其是劳动密集型的消费服务业的失业率正在快速上升。第二,疫情稳定后,生产可能较快恢复,但消费服务业的需求恢复缓慢,造成全社会的产能利用率低下。第三,在一些企业倒闭和缩减用工计划之后,失业者恢复就业需要重新寻找职位和匹配的过程,这也意味着经济恢复需要更长的时间,其间需求将出现预防性收缩。这些是疫情对经济带来的二次伤害。

  虽然这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持续时间和影响深度仍然是未知数,但人类总能在恢复经济生产和与病毒共存之间找到平衡,最终疫情对北半球的经济影响表现为两个季度的巨大外生性冲击和一到两年逐渐衰减的周期性影响,全球经济活动会在今年下半年重新恢复。

  一、疫情拐点和复工进度预测

  截止至4月8日,美国新冠病毒肺炎累计确诊人数已超过40万,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从美国各州的情况来看,重灾区主要分布在西海岸的加州、东海岸的纽约州、新泽西州、宾夕法尼亚洲、马萨诸塞州和佛罗里达州以及五大湖区等经济发达、人口密集的区域。

  从美国与意大利、武汉的疫情斜率对比来看:(1)在新增确诊超过100例之后的前14天,美国疫情斜率与武汉和意大利基本一致。(2)14-21天,美国疫情斜率出现失控,同一阶段的武汉和意大利的斜率已经降至10%-20%,而美国仍然在20%-30%。(3)21-35天,美国疫情斜率重新回落,疫情从失控转向可控,期间美国已经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并执行较强的社交距离规则。(4)相比武汉,美国和意大利的疫情斜率回落速度较慢,目前美国相当于两周前的意大利,相当于1月底-2月初的武汉。

  图1:武汉、美国、意大利新冠疫情斜率对比(当日新增/累计确诊,D1=100)

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

  以3月13日特朗普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以及开放检测为起点,模型预测4月16日左右美国疫情曲线斜率将趋于0,意味着新增确诊人数达到顶峰。此时为美国新增确诊人数达到100后的第45天(t=45)。考虑到目前数据点较少,模型偏差可能较大,且欧美封城时期的禁足强度较低,预计欧美出现拐点的时间会明显晚于武汉(t=34)。

  图2:美国疫情斜率将在4月16日趋近于零(t0=3月13日)

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

  根据华盛顿大学IHME的预测,疫情峰值可能发生在4月16日左右。汇总来看,预计美国疫情峰值和新增确诊人数的拐点大致出现在4月中旬。之后新增确诊人数比4月中旬的峰值缓慢下降,但完全复工至少要等到疫情稳定之后。特朗普3月29日宣布美国保持社交距离至4月30日。预计到5月底美国疫情基本稳定,6-7月开始复工,乐观判断7月底生产恢复正常。

  图3:IHME预测疫情峰值在4.15日出现

资料来源:IHME,天风证券研究所资料来源:IHME,天风证券研究所

  二、三种方法预测疫情对美国GDP增速的冲击

  (1)Markit PMI与GDP

  3月美国Markit制造业PMI从50.7降至48.5,为127个月低点,但好于预期的43.5,Markit非制造业PMI从49.4降至39.8,创历史新低。从3月PMI综合指数来看,1季度美国GDP增速约为-2%。

  图4:Markit PMI综合指数与实际GDP增长

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

  根据Markit制造业和非制造PMI(季度平均对数)与美国GDP增长(季度环比折年率)的回归关系,2020Q1的GDP环比折年率仍有0.73%。

  图5:Markit PMI综合指数与实际GDP增长

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

  不过用PMI预测GDP存在以下问题:1)容易将供应短缺导致的库存不足、物价升高理解为需求繁荣,与现实背离;2)环比的主观数据可以较好反映经济的边际走向,但难以准确刻画经济的累计表现,反映在模型预测上的缺陷是在经济疲弱状态下模型预测GDP明显高于实际数据。

  (2)纽约联储WEI与GDP

  纽约联储的每周经济指数(weekly 期货止损技巧economic indicator)包括了零售额、消费者信心指数、首次失业保险(UI)申请、临时合同雇佣指数、钢铁生产量、燃料以及电力消费量等多维度经济数据,并转换为季化同比,即如果一周的WEI读数为2%,则意味着预计该季度平均将比去年同期增长2%。与工业产值、产能利用率和供应链PMI指数相比,WEI更为即时、准确的反映了美国实际GDP的走势。

  这一次WEI领先指标从2020年3月开始急跌至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由此看,2020年1、2季度美国GDP同比增速预计分别低于-2%/-6%。

  图6:纽约联储每周经济指数与实际GDP

资料来源:纽约联储,天风证券研究所资料来源:纽约联储,天风证券研究所

  (3)失业率与GDP

  我们用续请失业金人数构建失业率模型,每增加1万人失业将令失业率上升0.13%。但在续请失业金人数过高时,失业率的上行会出现一定钝化。3月28日当周美国初请失业金人数664万人,加上上一周328万初请失业金人数,两周内新增失业接近1000万。对于大约1.5亿的美国非农劳动人口而言,代表6.5%的新增失业率。加上疫情前3.5%的失业率,意味着美国3月底失业率已经上升至10%以上。 根据前文假设,到5月底美国疫情基本稳定,6-7月开始逐渐恢复,7月底生产可能恢复正常,那么失业率的峰值将在2季度出现,预计将达到20%左右(高于2009年)。

  图7:失业率与持续领取失业金人数(万人)

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

  失业率上升意味着生产要素的非充分利用和居民收入下降,不管是以生产法还是收入法计的GDP均会相应回落,因此失业率与GDP大致是负相关关系。奥肯定律(Okun‘s law)近似地描述了失业率和实际GDP之间的关系。虽然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学界对奥肯定律的批评增多,认为奥肯定律无法区分劳动力市场的周期和趋势因素(Chinn,Ferrara,Mignon, 2013),因而难以解释危机后劳动力市场的缓慢复苏。但20多个发达国家的数据显示,奥肯定律依然是有效的,产出与就业之间有着牢固而稳定的关系(Ball, Leigh and Loungani, 2013)。

  我们采用Ball, Leigh and Loungani (2013)估测的美国失业率变动与GDP变动的相关系数(-0.454),即失业率每回升1个百分点,美国实际GDP同比增速回落2.2个百分点,则美国实际GDP在Q1和Q2同比或降至-1.5%和-20%~-30%。

  图8:失业率同比与GDP同比

 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 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

  综合以上三种预测结果,美国实际GDP增速在Q1降至-1.5%到-2%,但Q2可能在-6%到-20%之间。

  风险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