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外汇在线开户网

再临1700美元 黄金这次是要撞南墙还是跃龙门?|外汇交易算法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 李钢

  突发疫情、美元恐慌、经济下降、情绪极端、投机角逐等等一系列事件和事态本应刺激黄金高涨,但黄金涨势并未顺风顺水,价格扑朔迷离在1450-1704美元,短短1个月的振幅跨度达到250美元,这相当于90年代黄金均价。面对这种少有甚至超乎寻常的行情,未来黄金预测挑战极其严峻,其中关联因素叠加非常事态的复杂令人捉摸不定,前景审慎和深入论证对全局乃格局关联意义重大。

  黄金供需波动风险异常因美元

  黄金作为金融属性为主的特殊商品,间接货币作用的个性与众不同大宗商品内涵。尤其透过观察黄金供求关系不难发现,黄金超越需求与供给的投资保值与投机套利已经是现实。毕竟全球经济规模产生的财富效应凸显在新兴市场国家增持黄金的动向与进展。据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目前全球供需较为平衡,但潜在供需异常风险较大。

  众所周知,全球黄金资源较少且分散的特点或使得黄金开采和生产弹性较低,不易在短时间大规模增加。而需求层面过去为生产要素为主,如今生产之外的投资保值或富人暴发的实际需求并非是需要,更多为投资投机。虽然黄金价格的高涨会导致金饰商品需求下降,但投资类黄金商品需求却上升,黄金保值基础依旧,如金币、金条以及黄金ETF期货合约则相反。2019年数据显示,全球黄金供给与需求均处于缓慢增长态势,黄金价格处于上涨区间,而2020年全球卫生安全事件扰乱市场预期突出。

  虽然中国、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国黄金产量并未有所减少,但作为传统黄金开采国——南非,由于国内政策紊乱与外国直接投资下滑严重,加之国内工业电力供应紧缺等问题,致使黄金产量持续下降。由此可见,黄金供给存在缩减迹象。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预期下滑使得工业生产停止、需求下降,黄金消费大国中国与印度受制影响较大,金饰商品需求有所降低;但主要经济体寻求避险,黄金产品交易量已有显著提升迹象。

  从美元黄金定价基础因素看,避险货币与避险商品的此消彼长在当前环境下将显得更为突出,如此剧烈的外汇市场汇率波动势必搅扰投资逻辑与预期外汇交易算法风险的正常与常规。作为全球主导货币,美元控制全球资产的重要工具,美元上下对世界各国的货币影响很大,更直接牵动黄金价格走向与震荡。其中美联储作为独立的中央银行与货币政策调节机构,其宽松政策最终与美国政府同步,在全球经济衰退的隐忧中“矮子中挑选将军”外汇交易算法的优质依然。

  我们可以看到的现实是:2018年至今美元中期保持相对强势异常状态,与之关联的非美主要货币随从贬值,主动与被动之间美元不满与急躁的美元贬值宗旨难以生效。从本质上讲,美元一段时间以来的升值是与美国意愿相悖的,所以美联储及美国政府采取何种政策来调节现状,并连带黄金乃至所有关联的技术手段操手汇率趋势清晰可见。

  因此,美元指数从不到半个月的94-102点的跨越超乎寻常,技术老道的摆布手法错乱黄金之间美元逻辑的紧密与背离,跨度之大远远超乎美元标准幅度。黄金关联因素的另一个动向在于,由于美国通过页岩油的供给一定程度上控制原油的价格波动,而深受原油价格影响的俄罗斯经济势必会受到牵连,为了争夺全球原油市场的定价权,俄罗斯央行4月起停止增持黄金,超级黄金买家退场之后,黄金市场央行购金热也是黄金的干扰之一。故年内美元不确定性是金银波动不确定性的直接导火索,金银的供需将有短期大幅波动迹象,未来也将进一步影响金价的波动空间。

  美国就业恶化风险非常有美元

  受疫情影响,美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就业稳定性挑战。4月3日非农新增就业人数环比减少70.1万人,明显低于27.3万人及差于预期的减少10万人,这是2009年3月以来最低水平。美国3月失业率为4.4%,并创2017年8月以来高位。然而,美国劳工部就业数据只是冰山一角,国内疫情持续恶化间特朗普政府“居家隔离”政策发布之后,美国劳动力市场动荡或将是前所未有的。美国的非农数据与失业率等就业非常数据也预示美国经济短期内或陷入困境,但就业中期前景尚无定论,这源于美国的失业率统计口径并非所有整体人口,这或在一定程度上优化了就业数据,前景惨淡担忧难以消除。

  目前即使就业数据被美化,但我们仍然看到失业率的大幅增加,且当前美国第一产业与第三产业的就业情况尚不明确,如果未来美国失业率再度大幅上升,则预示美国经济即将转入暗淡的经济周期。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4月2日发布的预测显示,目前预计美国二季度失业率将达到10%以上,第二季度GDP将萎缩7%。“大萧条”的形容是否妥当需要论证,作为衡量美国经济发展潜力的美元及美元资产或将面临下行风险。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形势下,欧元区的经济前景更加不容乐观,美国可以通过“压迫式”的宽松货币政策提升经济增速,但欧元区长期负利率与难宽松影响下,市场信心难有改变。黄金作为抵御经济下行风险的最值得选择工具之一,未来不得已抛售黄金或值得关注,毕竟欧洲主要国家的黄金储备占比较高,目前的黄金价格高具有诱惑力,黄金价格低具有恐慌性。

  换一个角度来看,美国承载更大压力的赤子债务“瘸腿”的GDP使得美国政府启动无限量派钱政策,理论上来讲,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导致美元贬值的异动加剧。目前美元已连续4个月呈现无奈上行,这说明国际市场对美元仍存在巨大需求,如果在未来一段时间美元的需求仍不能得到有效补足,黄金则存在被抛售置换成美元的风险。

  金价高涨预期阻力风险在美元

  自3月初黄金由1700美元关口快速暴跌,3月9日美股暴跌引领全球股市下行,道指收跌2000点下方;避险货币——瑞郎快速上行、日元也随之短暂拉升,两者3%的幅度是近3年来最高。因投资者在股市和能源市场暴跌之际抛售黄金以应付追缴保证金,这刺激了黄金避险需求。3月10日金融市场恐慌情绪有所减弱,国际石油价格大幅回升,同时全球股市也快速反弹,市场风险偏好情绪有所回暖。

  可以肯定的是,其它投资市场吸收了黄金市场的流动资金,而其中美股对黄金价格的影响尤为关键。由此发人深思——美国股市大幅下探中的受益者是谁?主动调整还是被动下跌?美国经济霸主地位能否被撼动?答案显而易见,无论是资产价格的调控,还是指引全球利率水平的变化,美国与美联储的突发和手段高超,涉及广泛且影响深入的现象已说明美国经济的抗风险能力较强。

  美国如何“使用”黄金,如何“摆布”美元均是当前市场的疑虑与迷雾。但黄金高涨的持续是节制美元继续走高的侧重与辅助,毕竟全球经济下滑预期愈发强烈,谁能最终“贬值”以刺激经济快速复苏的思考需要加强,汇市风险不仅来自主要货币汇率的跨度与异动,更来自商品市场,尤其是避险商品的价格异变。

  综上所述,在疫情特殊时期,叠加黄金关联影响最大的美元因素,即美联储及美国政府主导全球经济走向与金融格局的侧重凸显动荡与异常,美元升贬时刻左右着金价的波动节奏。既然当前黄金价格已经达到年内1700美元水平,这是否预示期间存在美联储及美国政府价格权衡的意向与指向,预计年内黄金价格不断突破1700美元或是其未来预期更高的基础参数与观察角度。至于年内我们能否看到黄金突破2011年创下的1920美元长期强阻力关口,一方面市场需要关注美联储能否有效调节美元汇率的取向与调节意向,如果美元贬值策略成为现实,这预示黄金的涨势或将随机成为确定事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