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外汇在线开户网

桑德斯退出美总统大选 拜登挑战特朗普胜算几何?|外汇模拟盘

  原标题:桑德斯退出美总统大选 拜登挑战特朗普胜算几何?

  【全球“战疫”】

  “疫情增加了特朗普选情的极大不确定性,尽管危机通常能提升现任总统的支持率,但总体上看,目前疫情对特朗普选情是不利的,接下来主要还是看摇摆州的疫情严重情况和经济情况。”罗振兴说。

  随着桑德斯宣布退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角逐,由美国前副总统拜登代表民主党人,在11月举行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挑战现任总统特朗普已成定局。

  当地时间4月8日周三,桑德斯发表视频讲话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席卷美国的情况下,继续一场不能赢的战斗,会让他感到良心不安。基于提名不会成功的判断,他决定停止自己的竞选活动。他说:“当我看到这场席卷全国的危机被一个不愿或无法提供任何可信领导力的总统搞得更糟,并且看到在这个最绝望的时刻,我们为了保护人民所需要做的工作时,从良心上说,我无法继续无望获胜的竞选,这样反而会干扰我们所有人在这个艰难时刻需要投入的重要工作。”

  同时他呼吁民主党人必须联合起来,反对“美国历史上最危险的总统特朗普”。在桑德斯宣布退选后,拜登发表声明,对这位竞争对手的贡献表示了感谢,称赞他将“国家利益与击败特朗普的必要性摆在了首位”。

  随着新冠疫情持续升级,美国已经有约42个州执行了严格的“居家令”,不仅非必要商业活动被限制,任何公共场合的集会也遭到禁止,这对美国大选日程已经产生了较大影响,已经有多个州将初选推迟,最终确定党内提名人选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也推迟了一个月至今年8月。

  相对于总统大选,目前美国民众最关心的议题是疫情的发展形势。分析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从历史经验不难看出,每当遭遇重大国家危机,美国都会出现一个明显的“聚旗效应”,即民众倾向于团结起来,支持在任领导人处理危机,从而会推高在任领导人的民调。

  过去几周以来,尽管特朗普政府的疫情应对工作招致了不少的批评,但在民意调查中,民众对其抗疫工作表现的满意度一度创下新高。对于目前没有行政权力的拜登来说,缺乏一个表现的舞台,需要寻找到更多办法来争取更多民众的支持。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桑德斯离开国会山。新华社

  桑德斯退选为拜登扫清障碍

  作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进步派”人物,现年79岁高龄的桑德斯已经是二度参选美国总统。2016年他第一次竞选美国总统败给了希拉里。2019年2月,桑德斯再度参选,在这两次竞选活动中累积了大量的忠实支持者。桑德斯最知名的政策主张包括全民医保、免费公立大学、征收富人税等。

  在今年2月初开始的民主党初选阶段,桑德斯表现一直非常强劲,尤其是在年轻选民和拉丁裔选民中,支持度远高于其他民主党参选人。从各项民意调查也可以发现,桑德斯党内支持度一直排名前列,被认为是竞逐党内提名最有力的参选人之一。

  但2月底在南卡罗来纳州遭遇“滑铁卢”之后,桑德斯的迅猛势头出现了大逆转。

  桑德斯未能赢得非裔美国人的好感,而非裔美国人是民主党提名候选人必须争夺的重要人群。相反,在非裔选民的大力支持下,拜登在南卡罗来纳州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从此一路旗开得胜,在3月初“超级星期二”中,拜登在14个州的竞选中有10个获胜。

  民主党内其他温和派的参选人纷纷宣布退选,转而为拜登“背书”,其中就包括纽约前市长、亿万富豪布隆伯格,他在退选后宣布,将继续给拜登“出钱出力”,目的只为让民主党人打败特朗普。此后,拜登和桑德斯正式形成了“双雄争霸”的格局。但是,民主党内要求桑德斯退选的呼声日渐增加。部分民主党高层认为,桑德斯政策立场过于“激进”,会让温和派选民远离民主党,从而不利于对战特朗普。

  自3月中旬以来,美国新冠疫情愈演愈烈,美国总统大选的日程已经被打乱。共和党方面,特朗普的竞选集会已经取消,拜登和桑德斯的线下竞选活动也已经暂停。

  桑德斯在4月8日的讲话中表示,过去几周里,他和竞选团队以及许多支持者就竞选前景进行了“诚实的评估”。虽然他们在全国范围内获得了大量年轻选民和工薪阶层的支持,但他所获得的党代表票已经落后拜登300票,要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逆转,赢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几乎不可能”。

  桑德斯明确指出,拜登将会获得提名,而他依然会继续争取更多民主党代表的支持,以便能够对党的纲领和其他职能产生重要影响。

  拜登在桑德斯讲话不久后发表声明,对这位竞争对手的贡献表示感谢,称赞他将“国家利益和击败特朗普的必要性摆在了首位”。拜登还向桑德斯及其忠实的支持者“示好”,称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与此同时,特朗普则在社交媒体上发话,将桑德斯无法赢得“超级星期二”的各州支持归罪于与桑德斯立场相近的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同时他还喊话桑德斯的支持者,应该“加入共和党”。

  根据Realclearpolitics统计的数据,3月11日至4月7日期间各大机构进行的10项民调数据平均下来,拜登的支持度是49.7%,特朗普的支持度是43.4%,拜登领先6.3个百分点。

  疫情与经济两大因素左右选情

  美国本土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失守。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9日20时,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达到432,438例,死亡病例达到14,808例。

  无论从国内还是国际上来看,对美国政府外汇模拟盘疫情应对“慢半拍”的批评声音并不少,但民调数据却显示,美国民众对于特朗普政府疫情应对工作的支持率居高不下。

  盖洛普上个月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截至3月22日,特朗普支持度创下了上任以来新高,49%受访者对特朗普施政表示满意,45%受访者表示不满意。具体到处理疫情的表现,高达60%的受访者表示满意,只有38%的受访者表示不满意。对于这样的民调数据,很多人乍看之下颇为不解。但分析人士向记者指出,这样的现象背后是有一定依据的。

  美国政治法律学者张军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指出,美国宪法明确规定,美国是联邦制国家,在疫情防控这类公共卫生事件上,联邦政府更多的是提供全国性指导意见和支持,比如发布抗疫指南、进行救援物资调配等。但具体的防疫、抗疫、执行“居家令”等措施,都是由地方政府来执行。

  从历史上来看,特朗普在疫情应对方面获得较高支持度的情况也不奇怪。张军向记者举例称,无论是“9·11恐怖袭击”,还是卡特里娜飓风事件,每当美国遭受自然灾难、战争或者恐怖主义等重大威胁时,美国民众都会团结起来支持当时的执政者。老布什在伊拉克战争时期,民调一度高达80%-90%,远高于特朗普现在的水平。

  但张军指出,经历这些事件之后,执政者的民调也可能出现很大的变化,有可能进一步上升也有可能下降。比如小布什在9·11事件后支持度大增,他的连任之路就非常顺利。但老布什则是另一个例子,随着伊拉克战争结束,他的民调急速下滑,最终只做了一任总统。

  “如今的情况究竟将如何发展,我们确实不容易预测,因为不知道接下来疫情如何发展以及特朗普如何应对处理。”张军认为。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经济室主任罗振兴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面临国家危机时,现任总统的支持率一般都会提高。客观来看,他认为,特朗普在3月13日之前确实对疫情过于忽视和轻视,但之后则相当重视,“尽管联邦政府内部混乱不堪,但在疫情透明度方面还是做得相当不错的,在宣布紧急状态后,财政政策响应的速度和力度还是史上罕见的。”

  “疫情增加了特朗普选情的极大不确定性,尽管危机通常能提升现任总统的支持率,但总体上看,目前疫情对特朗普选情是不利的,接下来主要还是看摇摆州的疫情严重情况和经济情况。”罗振兴说。

  除了疫情以外,另一个影响选情的更重要的因素,无疑是眼下遭遇重创的美国经济。罗振兴向记者表示,他预计美国二季度经济增速(环比增速折年率)可能下跌12%-20%,收缩幅度创下历史纪录;按行业测算,二季度美国失业人数在2405万人左右,失业率将高达15.8%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