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外汇在线开户网

国内金价低于国际 还会持续多久?|ecn账户

  来源:中国货币市场 

  为应对新冠疫情影响,多国央行采取降息或大规模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黄金开启上扬行情。国内金价罕见地较长时间低于国际金价,引发投资者广泛关注。文章结合当前国内外供需格局变化、跨境套利可行性、境内外期现价差变化等,分析人民币计价的境内外黄金价差形成的原因,并预判后续演化。

  一、国内金价较长时间低于国际,历史罕见

  (一)新变化:境内现货价格低于境外现货折算人民币价格

  疫情发生后,黄金境内外价差水平逐步下行,3月下旬以来,境内现货价格更出现较大贴水,最大价差为4月22日的-17.32元/克,大幅偏离历史区间;同时,纽约COMEX期金与伦敦现货黄金价差居高不下,一度达到80美元/盎司。境内期现价差未出现明显分离。4月底起,境内外价差有缩小趋势,但目前仍维持在-2到-5元/克水平。

  (二)旧常态:供需差异下境内黄金价格长期高于境外

  2008年起,中国黄金市场供不应求矛盾逐步加剧,消费量远大于产量,年度供应缺口约700吨,2013年极端情况下,消费量几乎为产量的3倍;而放眼全球市场,黄金总供给远高于总消费需求,考虑ETF及央行购金等金融需求后,过去三年仍呈现供大于求局面。

  图1  中国及全球黄金供给消费缺口情况(单位:吨)

  数据来源:中国黄金协会,世界黄金协会,万得资讯,中国建设银行

  受供需差异影响,过去十年境内黄金价格长期高于境外,其中2013年月均价差处于0~7.3元/克区间,最高达22.43元/克。

  (三)近几年来,黄金进出口管理平抑了境内外价差

  2015年,中国人民银行联合海关总署发布《黄金及黄金制品进出口管理办法》,允许符合相关资质要求、并获得进出口准许证的机构,可在获批额度内进行黄金及黄金制品进出口,补充国内资源的不足,平抑中国相较于国际市场偏高的黄金价格;并于2016年发布公告进一步简化许可证审批手续。《办法》推出后,除银行外,符合要求的矿产企业、黄金精炼企业、部分科研机构等都可申请黄金进口准许证。进口来源包括中国香港、瑞士、南非、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

  随着获得黄金进出口ecn账户资格的机构逐渐增加,国内外黄金市场实物供求进一步平衡。2017年起,黄金境内外价差稳定在0.5~4元/克左右的水平。

  二、本次境内外异常价差的主因是疫情下境内外黄金供需逆转

  本次境内外异常价差的背后推手,是新冠疫情造成境内外市场分割,供需逆转:境外主要精炼商停工引发现货短缺,推升境外黄金价格;国内春节备货因素及矿产企业积极复工复产保证供给充足,拉低境内金价。

  (一)国内疫情缓解,复产复工稳步推进,加之春节囤货,供给充足

  一季度国内黄金市场整体供给充足。具体看,上游开采企业山东黄金、紫金矿业等一季度矿产金产量逆势增长。紫金矿业一季度报告披露,黄金板块抓住金价上升机会全面发力,生产矿产金10.55吨,同比增长8.82%;山东黄金一季度报告披露,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8.7% ,剔除黄金价格上涨因素,仍较去年同期实现增长。对下游珠宝加工企业而言,春节前首饰零售企业按惯例囤货,国外疫情蔓延导致出口订单巨幅下降,库存充足。

  中国黄金协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1-2月全国矿产金累计产量同比下降19.5%;进入3月,随着国内疫情缓解和金价上涨,重点黄金企业复工率提升至98%以上,3月份全国矿产金产量实现同比增长5.6%。国内黄金冶炼原料供应不足,促使冶炼企业加强进口原料采购力度,一季度进口原料产金23.66吨,同比增长16.7%。

  (二)国内疫情管控取得成效,一季度传统旺季首饰需求巨降

  国内黄金消费具有明显季节性特征,往年春节前后(1、2月)消费量占全年的25%。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而采取的封锁措施重挫了一季度黄金消费,黄金首饰零售消费所受影响更为明显,周大福、周生生等黄金零售商一季度销售额均下降40%~60%。

  中国黄金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全国黄金实际消费量达148.63吨,与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48.2%。其中,黄金首饰92.04吨,同比下降51.1%;金条及金币37.67吨,同比下降47%。

  (三)海外主要精炼商停产,现货供给紧张

  受疫情影响,瑞士瓦尔坎比(Valcambi)、贺利氏(Argor-Heraeus)和庞博(PAMP)三大精炼厂3月20日宣布停产,其年精炼能力1500吨,约占全球供应量的1/3。停产消息引发市场黄金供给担忧,推升海外黄金价格,国际现货黄金买卖点差从平日不到1美元增至20美元/盎司,当日多家银行报价一度中断。COMEX期金更在库存担忧驱动下,引发多逼空,一度推升海外期现价差至80美元/盎司。随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宣布将400盎司和1公斤金条纳入黄金期货交割品,COMEX黄金库存大幅增加,黄金逼空难以持续,期现价差逐渐回归正常。

  (四)美联储释放大量流动性,海外金融需求增加

  新冠疫情全球蔓延,潜在经济影响逐步显现,美联储公布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其中包括大幅降息、无限量购买美国国债及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等,这大幅提升了黄金的配置价值。大类资产中,金价率先创出3月中旬流动性危机以来新高。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一季度黄金ETF净流入298吨,全球总持仓达到3185吨;全球央行新增黄金储备146吨;西方国家金币需求增至76.9吨。据彭博资讯数据,美国鹰扬金币溢价飙升至克里米亚冲突以来的最高水平,接近100美元/盎司。

  (五)前述反向平抑境内外价差的进出口渠道不畅

  虽然《黄金及黄金制品进出口管理办法》中对黄金进出口均开放了通道,但实际运作中,我国出口黄金一般为黄金制品,而黄金原料进出口比黄金制品的要求更严格,必须由人民银行审批。在所有材料齐全并审核无误后,审批时间为20个工作日,因此即使黄金矿产企业有黄金原料出口意愿,从资料准备至取得出口黄金资格,至少需约一个月,难以通过出口渠道跨市场套利。

  三、国内仍需消化库存,价差有望在三季度恢复正常

  5月以来,国外现货紧张局势缓解,期现价差有所拉平。国内则尚处库存消化过程中,且消费进入淡季,现有库存预计在三季度前基本消化,届时境内外价差有望恢复正常。

  (一)海外精炼商逐步复工,金融需求增量有限

  5月4日,随着疫情在部分地区缓解,瑞士瓦尔坎比(Valcambi)和贺利氏(Argor-Heraeus)在停产六周后宣布逐步恢复生产。在疫情防治要求下,瓦尔坎比已恢复85%产能,贺利氏已恢复90%产能,海外黄金供给恢复。

  而从新增金融需求来看,一季度央行购金与新增金条金币需求整体与2019年同期一致,ETF新增的投资需求不足以逆转全球范围内供求格局,预计二季度起恢复至供大于求局面。

  (二)国内疫情逐步缓解,二季度黄金消费有望复苏

  随着疫情缓解,全国各省份纷纷解除一级响应,并在消费、旅游、餐饮等领域推出各项振兴措施刺激居民消费。加之“五一”期间,各大黄金品牌纷纷推出优惠活动,促进黄金消费回暖。中国黄金协会数据显示,ecn账户“五一”期间全国黄金线上销售额同比增长153%,预计二季度国内黄金消费将逐步复苏。

  (三)境内外价差恢复速度取决于春节备货库存消化速度

  为计算春节备货库存消化速度,用“生产+进口-消费”来估算库存量,一季度末约为413吨。根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进口金粉、其他未锻造金、其他未制的金总计987.7吨,其中为春节备货12月进口146.76吨。加上中国黄金产量380.23吨,在满足消费量1002.78吨后仍有新增库存约365.15吨。按同样方法计算,2020年一季度新增库存约47.56吨,总计约412.71吨。

  以金交所出库量预估库存消化速度。2020年一季度金交所出库量仅为2019年同期的四成左右,4月恢复至六成。由于境内外价差倒挂,进口需求锐减,加之二季度为传统的黄金需求淡季,预计五、六月净出库量达到2019年同期的八成水平(98.49吨和85.96吨),则春节备货多余库存将在二季度基本消化,境内外价差将逐步缩小。

  综合来看,预计二季度起,海外黄金市场恢复至供大于求局面;国内疫情逐步缓解,复工复产推动经济回稳,二季度黄金消费有望复苏;境内外价差倒挂导致进口需求锐减,金交所多余库存消化速度有所加快。在国内疫情不出现二次反弹的前提下,预计境内外价差将于二季度逐步缩小,并在三季度恢复至境内略高于境外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