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外汇在线开户网

市场分析:油价经济双重夹击 加元升值步履蹒跚_ETO Markets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 姜伟男

  自3月油价暴跌后,加元反弹幅度始终不及其它非美货币;特别在商品货币中,澳元已经创年内新高,但加元在美元下行至年内低位之时仍未收复失地,货币组合之侧重不敌油价压力。与此同时,加拿大特殊的外向型经济在疫情中短期恢复能力ETO Markets匮乏,尤其是北美地区疫情反复不定,加拿大央行甚至预期经济恢复至疫情之前水平或延长至2022年,疫情冲击加拿大经济之严重性可见一斑。因此,关注与加注加元资产需谨慎衡量内外关联要素,重点在于油价、美元、自身经济与现实环境等多角度的思考与权衡。

  首先,加拿大经济恢复速度趋缓。加拿大属于特殊的外向型经济,其依赖国外企业投资、消费以促进经济循环,这主要来自于美国。3月以来疫情爆发中断人际交往,尤其以北美地区为重,各国家施行封闭管理,这对加拿大而言更是阻断了长期的经济循环模式。在此环境中,外资纷纷撤离伴随企业停工,经济活动不足致使经济萎缩较为严重;最为突出的表现是就业人数大幅减少,失业率上行,并伴随着物价快速下跌,通胀率一度从此前2%的优异水平下滑到负值。而后疫情时代重心依然在北美地区,美国第二季度经济下滑32.9%,进而加拿大经济恢复速度恐将跟随放缓。特别是相较于处于亚太地区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加拿大经济活动状况明显逊于后两者,这是加元不及澳元、新西兰元升值幅度的直接原因。

  其次,油价难涨施压加元同步性。加元作为商品货币,与油价的相关性十分突出,这来自石油占加拿大贸易权重。3月以来石油受全球需求不振、价格战、特殊疫情环境三方面影响尽显疲态,暴跌暴反弹之后受阻凸显。一方面,全球经济恢复与石油需求尚不敌此前石油库存,疫情消磨北美原油出口仍有阻碍。而加拿大出口的重质原油价格更为低廉,这是拖累加拿大物价的最重要因素,也是加拿大经济恢复难的关键之一。另一方面,美联储大幅放水导致市场资金泛滥,投机套利与情绪化波动显赫。同期来看,以贵金属金银涨幅超前,稀有金属次之,农产品随后。至于化工原料以及工业品仍受供需结构影响,难以恢复到疫情之前水平。美元作为商品标价货币,年内已经极端下行92点,提振石油价格仍然有限。由此可见,油价低迷与美元下行对加元利好相互抵消,加元升值不尽人意。